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通知公告 > 正文

    六十年代小人书迷,兄弟二人放映幻灯,义务为民服务

    2019-01-26 19:14:14    浏览:7    点赞:0

    那些年物质匮乏,没有文化生活,就连广播喇叭也很难听到。有人劳动休息时,找来小喇叭,接上电线,用竹竿挂在田间电杆的电话线上,播音时间能听到声音。县广播站每天早、午、晚三次播音,大队部安有一只小喇叭,能听到《全国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》。开始曲《东方红》,结束曲《国际歌》,广播时间不能打电话。

    知青岁月二:六十年代小人书迷,兄弟二人放映幻灯,义务为民服务


    二哥组装一台半导体收音机,在房后两棵大树间架一根长长的天线。没有差转台,只有晚上收到陕西台。一次偶然把天线接在一只三级管的接线柱上,十几个电台的节目同时播响。无法选台,声音忽大忽小,此起彼伏,呜哩哇啦,好不热闹。一天忽然蹦出:“莫斯科广播电台,现在开始广播!”我十分好奇,跑去给二哥报告。二哥厉声训斥:“赶快关掉!收听敌台被人告发,是要坐牢的!”就这台木质外壳收音机,在山区也是唯一的,它陪我们度过了几年寂寞的时光。

    知青岁月二:六十年代小人书迷,兄弟二人放映幻灯,义务为民服务


    我自幼喜欢读书,但无书可读。读大哥高小时的课本,至今还记得大跃进兴修农田水利的诗歌:“天上没有玉皇,地上没有龙王。我就是玉皇,我就是龙王。喝令三山五岳开道:我来了!”边吃饭边看书,挨过多次批评。村里有个说书人,说的都是狐仙鬼怪、小姐员外。生产队会计讲的是《薛仁贵征西》、《瓦岗寨》。大队会计是团支部书记,文革前,县文化馆发给许多小人书,我好说歹说,一次只借给两、三本。软磨硬缠,把那一箱小人书看了个遍。有连环画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黎明前的黑暗》、《水浒传》、有电影连环画《蚕花姑娘》、《秘密图纸》、《打击侵略者》。看到《青春之歌》卢嘉川牺牲,我流出热泪,感人的画面印在脑海。

    知青岁月二:六十年代小人书迷,兄弟二人放映幻灯,义务为民服务


    看了许多小人书,我成了“红人”,小伙伴们成天缠着我讲故事。我要上山打柴、寻猪草,身边总是跟着三、五个人,故事讲了一个又一个,他们把柴火、猪草分给我,让我有时间看更多的书,讲更多的故事。

    知青岁月二:六十年代小人书迷,兄弟二人放映幻灯,义务为民服务


    小时候最羡慕电影放映员,天天能看电影。文革前,山区每年还能演几场电影,有《夺印》、《槐树庄》、《云雾山中》、《突破乌江》、《长虹号起义》、《庵堂认母》等等。在学校或生产队院场栽杆挂上银幕,不到天黑就坐满了人。发电机一响,银幕出现“八一”厂标,观众就热烈鼓掌。放映反特片,特务刚一出场,放映员就用话筒解说:“这个人是个特务!”生怕山里人看不懂,剧情没有一点悬念。不过,最早放电影时,的确有人到音箱后边找说话的人;演战争片,有人还在银幕下边找子弹壳呢。

    知青岁月二:六十年代小人书迷,兄弟二人放映幻灯,义务为民服务


    文革期间,山区再也看不上电影了。我们从县文化馆领来一台简易幻灯机和一些幻灯胶片。我和三哥借来大队汽灯,从大哥那里要钱买了煤油和石棉汽灯罩,兄弟俩抬上汽灯,提上煤油,到公社、学校和各生产队义务放映。挂上小银幕,烧好汽灯做幻灯机光源,三哥管换幻灯片,我负责解说。有《焦裕禄》、《张思德》、《白求恩》、《刘英俊》、《收租院》等内容。一场放映一个多小时,上百名观众还迟迟不肯离去。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